欢迎光临
我们一直在努力

沉迷短视频的爸妈们

文/云中歌、点苍居士

“我接受了我妈每天唱N遍‘我们一起学猫叫,一起喵喵喵喵喵’,也习惯了我爸口头禅变成‘谢谢老铁、双击666’,但我万万没想到,有一天刷抖音的时候,看到我外婆在DJ版《谁是我的新郎》唱跳视频下留了言。”

一位岛友告诉岛妹,她今年唯一的愿望,就是给家人申请一个“老年人短视频防沉迷系统”。

前不久,家住北京市丰台区的老李发现,他老伴回娘家时,侄女帮忙下载了一款手机软件,说是可以通过看短视频“杀时间”。老李原以为这只是一种消遣,就没再多问。

但最近,事情有点不对头了。

每天早上一起床,老伴就打开手机开始刷视频,做饭时也把手机放在灶台旁,时不时划一下。大多数时间,她几乎是手机不离手,每十几秒就看完一个视频,再划下一个。午休时躺在床上,老伴仍不忘睡眼朦胧地看上几个视频,“跟上了发条一样”。

过了一段时间,老李的老伴出现失眠乏力、头晕眼花等症状,最后不得不去医院。跟医生说起发病原因时,老李简直哭笑不得。

同样“哭笑不得”的,还有疫情期间居家读博的小赵。

“我妈玩抖音已经两三年了,疫情那会儿一刷就是一整天,手机像长在手上一样,还开着巨大声的公放。”

小赵发现,妈妈的注意力和记忆力都越来越差,跟她聊天,说三句能听见一句,记住半句,“其他时间都在走神,可能在想‘我什么时候才能聊完接着玩手机’”。

不仅如此,小赵妈妈还开始在家庭微信群里转发各种抖音链接。小赵说:“以前看微信文章信这信那,现在‘抖音专家’说啥就是啥,甚至还从抖音里买吃的,你听过鲍鱼方便面这种东西吗?我都吃鲍鱼了还去搭配方便面?可想而知那鲍鱼也不是什么好鲍鱼。”

小赵告诉岛妹,对于妈妈沉迷短视频,她一时半会儿也没什么招:“我现在没能力带她旅游、给她报老年大学,没法让她精神上丰富起来,只能寄希望于我博士毕业后,再把她从这浪费生命的消遣方式里拽出来。”

二 

近年,随着智能手机的普及,原来“不触网”的老年人也被卷入了花花网络世界。短视频的兴起大幅降低了互联网使用门槛,亲朋好友一聚会,曾经说出“手机是现代毒品”的“银发族”,各自刷起手中的“短视频神器”,谁叫也不理。

行研机构发布的《银发人群洞察报告》显示,银发人群移动互联网月均使用时长,已增至每月至少118小时。也就是说,老年人平均每天至少有4小时在使用互联网,有关数据在未来仍将呈上升趋势。

老人们都在刷什么?

一是爆款鸡汤、情感寄托。比如“女人要对自己好一点”“男人哭吧哭吧不是罪”,或像痴迷“假靳东”的黄某,把虚拟算法当成“认真恋爱”,从短视频制造的幻象中寻求情感慰藉。

二是精神荼毒。扭曲三观的“土味”说理,上知天命、下通人情的八卦绝学“招招致命”,短视频上到处都是。

有人发现自家的微信群里,老一辈开始吐糟儿女不孝、只会啃老。细问之下,才发现都是从各个短视频平台上看来的,那里流行着“养儿养女无用”“十个儿子九不孝”“靠子女不如靠自己”等歪说邪理。

三是反智谣言。今年疫情期间,假借“钟南山”之名的谣言铺天盖地,什么“钟院士”说炼水银能长生不老刀枪不入,“钟院士”说粮食市场要崩溃,“钟院士”又说吃牛羊肉的蒙古同胞身体好——事关“生命安危”,一些老年人不断转发给子女,跟他们讲道理吧,反倒惹来一顿骂。

还有终极骗术。一位网友给岛上留言称,她爸爸在快手刷到了“马云创业视频”,称马云团队要帮穷人致富,只需交上1700元入场费,就能在1个月后收获数千元的收益。她爸爸对此深信不疑,最后碍于手头零花不够,才只好作罢。

此外,类似“假靳东卖贵妇膏、100元一瓶买一送一”的短视频叫卖也屡见不鲜,“东弟弟”“董姐姐”们先让老年用户点赞、送礼、打赏,再诱导其购买价格不菲的劣质商品,最后发展成线下见面,进一步骗取老人钱财。

人民网舆情数据中心的数据显示,网络谣言、虚假广告、网络诈骗是老年人上网时常遇的风险,保健品诈骗、网络传销、非法集资等则是老年人屡屡跌入的网络陷阱。

老人为啥这么沉迷短视频?

友人对岛妹说,下班回家经常看到父母歪在床头刷小视频。退休了,没事干,大把时间不知该怎么打发。

“或许练练字?跳跳舞?做些感兴趣的事?”岛妹问。可友人直摇头:“父母这代人呐,太少为自己活了。忙着考学、结婚、生子、工作、照顾老人……哪有需要往哪奔。一闲下来,反倒不知道做些什么。”

这个时代,新事物层出不穷,新技术以空前速度改变生活。在信息过载的时代,善于利用媒介挖掘、辨别信息的人,能享受信息盛宴,没有这些素养的人,只能迷失在信息沼泽中。

比如“柿子、酸奶同吃会死人”“小龙虾被用来处理尸体,千万别吃”“一天一杯,包治百病”等各种“养生谣言”,就超出不少老人的科学分辨能力;“你中奖了”“投资入伙,回报率300%”“绝对让利的大好消息”等很多年轻人看起来觉得可笑的套路话语,却依然能让许多老年人中招。

还有不少短视频戳的是老年人情感空虚的软肋。复旦大学一项调查显示,60岁以上老年人超过1/4感到内心孤独,其中女性格外严重。

现在,各大平台均有算法辅助分发信息,因此一旦阅读、订阅或显示出对此类信息有兴趣,类似信息会接踵而至。长期身处这种“信息茧房”,个人生活会渐渐定式化,而置身“个人定制”的信息中,自然会逐渐失去接触不同领域信息的机会和能力。

试想,如果老年人打开新闻App,看到的都是“身体出现这几个信号预示大病!”“吃这几种食物轻松活到99”,刷刷短视频,界面充斥的都是“养儿无用”“东弟爱我”,他们的精神世界会变成什么样?

若老年人相信短视频中的世界是真实的世界,谣言中的科普是可信的知识,那么代际间信息鸿沟会越拉越宽,甚至演变为父母与子女间的沟通屏障。有网友就无奈吐槽:“我爸每天转那些信息,内容完全经不起推敲,跟他说还不信,反而认为我信息封闭、错失机会。”

最近几年,人们谈论收入鸿沟、教育鸿沟、阶层鸿沟,同样,老年人沉迷低质甚至劣质短视频现象,折射出的正是“代际间信息鸿沟”。

曾经,父母是手把手教我们认识世界、辨别真伪的人,如今,父母逐渐老去,帮助他们辨别信息真伪、适应信息社会,逐渐成了下一代的责任。

抵制网络并不现实,当务之急是相关平台要负起责任,社会和家庭也要行动起来,为老年人提供更多选择。或者用丰富的文体活动吸引老年人走出家门,面对面共叙情谊;或者帮助老年人安全上网,利用网络获取有益信息,尤其防止被骗、沉迷。

毕竟,给“东弟弟”点赞、疯狂转发谣言,不该是老人上网冲浪的唯一选择。

未经允许不得转载:申博体育在线_登陆网址 » 沉迷短视频的爸妈们